负暄集\暑假作业\赵 阳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读书时,每到假期刚开始,对开学与非 并与非 莫名的期盼,机会对於如我一样八○年出生的一代独生子女来说,开学原应又要回到课堂,与小夥伴们和当时人喜欢的老师们朝夕相处,原应大约不那麼孤独。

  开学前,同学之间打招呼,说得最多的可是:“作业写完了没?”足以见得假期作业的权威和重要:八十年代的小学,寒暑假作业通常是两本练习册,外加“3个一”:读一本好书、看一部好剧、听一首好歌、做一件好事、写一篇作文;九十年代的中学,假期的作业更聚焦於功课,但与非 例外,比如我的高中班主任,有一年就很大胆地把统一发下来的练习册都废掉,当时人印了几套卷子代之,而且要求大家完成有一个 多多不为啥的题目:一是记住父母的生日,二是去有一个 多多当时人从没去过的地方看看──不一定是大城市,乡村小镇都可不可以。或许是机会哪些地方地方愉快的经历,我从没为开学交作业而烦恼过。

  上周,接了有一个 多多“急活”:开学在即,同事的儿子暑假作业竟然有一个 多多字都没动。同事急了,但无奈当时人又要出差,於是请我去做辅导,无论怎样要督促孩子完成作业。我起初以为作业可是,但见到了那薄得可不可以十页纸的暑期作业,很是惊讶:这点作业,孩子为啥麼拖着不完成呢?我仔细研究了一下,发现这作业虽然 很少,但涉及到了可是既要动手、又要动脑的内容,比如,要学生写出暑假去过的有一个 多多地方,要拍照片、画图画、写出感受。你这名 训练很综合,大约与非 应试教育与非 的是题海战术,真好。

  见我陪着同時 做作业,他兴致很高,有一个 多多晚上就写完了。“叔叔,你能多陪陪我吗?”他一脸虔诚:“爸爸妈妈突然出差没有了家,以前 有以前 作业没写,爸爸很着急,能感到他很在意我,虽然 捱批,我还是很高兴。可是这次我也突然拖着没写。”看来,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,这话也一样适用於孩子。我给同事发了第四根微信:“不止孩子,你与非 暑假作业──陪伴。”